历史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武民者 > 正文内容

毒妇的雷霆反杀,让我措手不及_经典文章

来源:历史气候网   时间: 2020-10-16

  关注置顶?“疯子”,让我做你的树洞。

  三花门里的疯子

  疯言疯语:

  我也想要石头里开出花。

  这是疯子新开的小连载——《豪门悍妻攻略》,可以戳链接补课哦~

  第1章:那女人上门,让我把孩子还给前夫

  第2章:手动清除看着碍眼的拆婚女

  第3章:给欲行不轨的亲叔吃点苦头

  第4章:“想跟我斗,至少你得旗鼓相当啊”

  第5章:爱名利的霍小姐,拒了两位真富豪

  第6章:烂前夫和现桃花互不待见,还撞上了

  第7章:舌战从天而降的死对头,霍小姐完胜

  第8章:恶女挑衅,犀利老妈突然变慈悲了

  第9章:不堪被撕开,她浑身泛起杀气

  文:吃虫它

  年会风波过后,小右在国内待了十天,确定霍芳没事,才回英国。

  严明处理了严如枚的现场丑闻后,见严家股价没什么太大波动,就继续到国外处理外部的烂摊子。

  原本小右和严明都是在国内陪霍芳过年的,结果闹成那个样子,都没心情了。

  霍芳倒是成日无所顾忌地上班、加班,组里的人也都识趣地不去过问她的私事。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周围的人都在用同情的眼光看她,好像她是可怜虫本虫。

  霍芳跟雷邢的关系也变得不冷不热的,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什么都不说破的阶段。

  这种感觉就很差。

  “云顶巷”的设计已经完成,新型居旅模式即将开启。

  雷邢作为项目总负责人,身兼重责。

  阶段总结会议上,他公布了设计部相关员工奖金待遇,真的是斥巨资打造的工程,那是令见惯福利的上层人员也都瞠目的数字。

  从资金的投入上看,所有人都以为“云顶巷”的前景预测是非常乐观的。

  但雷邢其实也是在赌,毕竟,人心难测,市场难测。

  “经过设计部的连日奋战,终于完成了云顶巷的第一步,可仍然任重道远,所以,所有人都不能松懈。”雷邢继续给大家打气。

  “云顶巷需不需要提前造势?”霍芳问。

  “同款工程很多都已经投入了建设,但是华锋要做的,是最顶端的那只猛兽,势就让那些小微工程替我们造吧。我们只需要将云顶巷的消息,模糊掺重点地传播出去即可。”雷邢轻松道。

  霍芳看着这男人对她不咸不淡的态度,觉得挺有意思的。

  之前那么沉重述说爱意的人,此时却可以冷若寒冰。

  但其实这都是霍芳的心理作用。

  她潜意识里觉得对雷邢有亏欠,所以现在不管他什么表情什么态度,都会被霍芳解读为对她的“冷暴力”。

  “既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提醒癫痫总是治不好,问题可能出在检查上然不需要造势,那宣传也就没有用了,所以严总连会议也可以不参加了?”

  霍芳工作圆满交差,已经闲到想找严如枚的茬儿了,可惜人没来。

  “严如枚呢?”雷邢问来参会的宣传部副手。

  “我们也不太清楚,自从那天的事情发生之后,她就被严家人带走了。”副手有点尴尬地提到年会。

  “严家?”霍芳转头看向副手,“严家哪位?”

  她觉得奇怪,年会当天现场请来的严家人好像只有严明和小右,可他们都陪她一起去医院了啊,还有谁呢?

  “严明先生通知其他人来善后,严如枚的母亲就来到了现场,接走了她,而且还帮我们公关压制了一部分强势媒体。”

  副手被霍芳严肃盯着,说话都有点虚。

  “通知严如枚,她如果明天还不能正常上班,以后就不用来了。”

  雷邢面无表情地下通知。

  从听到严明的名字之后,雷邢情绪就有点不稳定,他知道严明是什么做派的人,什么都沉稳,什么都先考虑大局,真是个优秀的家业继承人。

  而霍芳,这么多年过得也真是够憋屈的,以一己之力在那么个大家族里生存,无依无靠,难怪越来越强势。

  雷邢看着霍芳的精致妆容,轻皱起眉。

  他想不通,霍芳对别人从来都客客气气的,为什么唯独对自己,就歪理一堆,分毫不让呢?

  这算是特殊待遇么?

  霍芳没有注意到雷邢的情绪变化,她在想严如枚那个妈。

  严如枚是随她母亲严雅晴姓严,严雅晴是严家老爷子的一个私.生.女,成年之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正大光明认祖归宗,排行老三。

  严如枚靠着严家的声势作威作福至今,母亲严雅晴却是个实力派毒妇。

  曾经的二十多岁女人,敢独自生下一个父不详的孩子,最后还在严家占有一席之地,国外市场几乎全数由她铺设架构,混得如鱼得水,匪夷所思的能力让人忌惮。

  霍芳眼皮跳了跳。

  她跟严如枚那样撕B,怕是已经惹怒了她身后的母豹子了。

  “散会了,还不走么?”

  雷邢的提醒打断霍芳的思绪,她看向周围,确实人都走光了,便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你——”雷邢忍不住叫住她,“最近瘦太多了。”

  霍芳一愣,最近忙着设计收尾部分审核,经常忘了吃饭,消瘦是难免的。

  可是,他们俩人不是在冷战么?谁先说话谁就输了啊。

  输赢在男女博弈里不好下定论,霍芳通常打着“刻意疏远”的旗号,在雷邢的世界里溜溜达达。

  人家刚被撩到兴起,她就一耙子呼过去,让人滚蛋。

  霍芳这种行为,其实无知又卑鄙,只是她自己不觉得,她的高情商在雷邢面前就都不管用了。

  她对于雷邢的感觉,混沌到自己都看不清,又怎么好判断谁输谁赢?

  “我买了套登山服,穿不进去,所以得减肥。”霍芳随便扯了谎来搪塞对方的关怀。

  “你要登山?”雷邢接着话问道廊坊羊羔疯要怎么治疗呢

  “对,我把年假调到了工作完成之后,所以现在,我要去休假了。”

  霍芳转身,打算潇潇洒洒离开,就听见身后人说了这么一句:“你胖点,手感好。”

  霍芳听后,联想颇多,然后面红耳赤,落荒而逃。

  她在心里嘲笑自己没用,竟然被雷邢一句话就吓到逃跑。

  当天夜里零点,在华锋官方将“云顶巷”的消息发布出去后,另一个热点新闻炸开了。

  一个女孩的人生被编排成了年度大戏,散布在各大平台网络。

  原本雷邢是在公司等着看“云顶巷”消息的反馈数据的,可另外那个新闻的覆盖力太强了。

  连雷邢这种不看八卦娱乐的人都被波及到。

  新闻内容:被拐女孩反杀人贩子及买主,如今逆袭成为职场女王。

  “当年有个小姑娘被拐卖到山村里,受到了各种不堪重述的折磨。

  在一个暴雨之夜,女孩用刀生剐了曾经蹂躏过她的那几个人,逃往山外。

  雨水带走了所有罪孽,掩盖了所有犯罪真相,还给了世界一个干净清白的姑娘。

  那个姑娘就是华锋的现任工程设计部主管,霍芳。”

  之后的两个小时内,不同平台有大小四十几家媒体不断丰满这个新闻的系列旁支。

  接连曝出的各种真假不一的内容,均对霍芳不利。舆论,就这么把她推到了风口浪尖。

  华锋的股价跌跌涨涨,很不稳定,董事会的老家伙们也都躁动起来。

  雷邢在得知消息的第一瞬间,就打电话找霍芳。

  他根本不在乎股价走向,只想知道这女人有没有看到这个新闻。

  他不在乎霍芳的事会不会给“云顶巷”造成负面影响,只想尽快找到心尖上的人,就近保护起来,不让外面的疾风骤雨,伤到那个外强中干的小怂包。

  可是,他根本联系不上她,但偏偏人越急,就越有想象力。

  如果新闻都是事实,那霍芳该怎么办?

  如果霍芳看到新闻,一时想不开,自杀或者畏罪潜逃怎么办?

  这件事被炒得沸沸扬扬,公关团队压都压不住,相关部门一定会介入调查,怎么办?

  霍芳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样无坚不摧。她的伤口永远是被笑面挡着的,雷邢只求她千万不要做傻事。

  他打了两次霍芳的手机和电话,都没通,便驱车赶往霍芳家。

  飙车途中,他脑子里不停假想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狼狈女孩,从山中走出来,她无助地站在天地间,任雨水冲洗着那具被玷污之后的柔弱身躯。

  即使女孩手上沾满血,雷邢依旧觉得她需要自己保护,所以,他要用最快的速度奔向她。

  下车之后,冷风缠着雪吹到雷邢眼睛里,他才理智一些。

  连他都没查到的事,放消息的人是怎么查到的?

  所以,这个消息杜撰的可能性要更大些。

  霍芳沉浸在散漫的休假时光里,对外界发生的一切无知无觉。

  她喜欢在一个人的时候,睡到不省人事,几乎每天都昼沧州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伏夜出,靠着外卖或白水煮蛋过活。

  但她不是熬夜人群,只是清醒的时间比较少而已。

  傍晚醒来吃一天里的唯一一顿饭,然后在小右的空房间,进行一个小时的拳击练习,累到虚脱后,洗个澡后立马入眠。

  霍芳会自我催眠,所以她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强行自己安然睡去。

  八点多,吃过饭的她正在收拾残局。

  门铃骤响,很急促的频率。

  霍芳看着屏幕上的来人,居然是雷邢。

  这么晚,把一个男人弄到自己家来,好像不太好,虽然这样想着,但她还是随手放了人进来。

  电梯维修着,雷邢是爬楼梯上来的。

  “你这么喘干嘛?”她开了门,看着颇为狼狈的男人问道。

  “你怎么回事!手机座机都不通,玩失联呢你?!”雷邢红着眼质问,让霍芳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对他。

  她确实把所有通讯都关了,要不怎么好好休息?

  就连外卖都是用新办的手机号点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开一切,可是她没想到还有人会找到家里来。

  “现在是我的假期,我需要好好休息,你就算是老板,也不能这么压榨我吧。”

  霍芳觉得雷邢怒冲冲找上门来,真是有点奇怪,应该是有什么别的事。

  雷邢见霍芳没看手机,终于安下了心,既然没看到,那一切都好解决。

  “你在休假期间,是都不跟外界联系么?”他掩了担忧的情绪试探问道。

  霍芳点点头,找了件衣服披着,她在家穿得一向凉快,所以不宜会见异性。

  “那,我带你去雪山吧,趁着假期没事。”

  霍芳连吐槽对方荒唐的时间都没有,雷邢说完话,就直接闯进卧室,去帮她收拾行李。

  “我休假,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不对,是发生什么事了么?你这行为太奇怪了。”霍芳就是觉得雷邢不对头。

  “我梦到,你死了,我怕是真的,所以过来看看。”

  雷邢说的话半真半假,但他深情的眉眼很容易让女人信服,霍芳也就没多想。

  “那,我们要去几天?”霍芳只一闪念,就决定去了。

  她心中对苍茫无垠的向往,早在上次雷邢提及雪山时就苏醒了,他永远是最懂她的人。

  雷邢了解霍芳的野心,了解她的诗和远方,了解她在众人之中的孤独。

  因为被了解,所以霍芳恐惧,之前的她跟雷邢一直保持安全距离,她以为这样可以相安无事。

  但她现在没有了年少的怯懦心思,来者不拒。

  既然害怕,那就越要克服,要不怎么能战无不胜,所向披靡。

  “大概要四天,如果你玩不够,时间可以延长。”

  雷邢只需要三天,就可以让网上流传的那些图文消息全部消失,在此之前,他得把霍芳跟舆论漩涡隔离开。

  “好,我自己收拾行李吧,十分钟。”霍芳走进房间。

  她检查电子设备的时候,开了手机看电量。

  这一看,发现竟然有八十三甘肃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个未接电话,数百条未读消息灌进眼帘。

  霍芳不才,原地无声地肢解了自己的灵魂。

  她无力地坐在地上,抱膝,仰头,望着天花板,张着嘴,艰难地进行呼吸这项基本生存运动。

  天花板是黄铜镜面的高级古怪配置,霍芳喜欢这个镜面映出的所有光怪陆离。

  她笑着哭泣。

  为什么总有淬着毒的刀枪剑戟,没完没了地扎向自己,她不能弄懂缘由,但此刻也倦于反击。

  雷邢在客厅等得有点发慌,他不能准确判断此刻女人的状况。

  已经十分钟了。

  已经二十分钟了。

  雷邢等不下去了,推门而入。

  霍芳抱膝坐在地上,脑袋枕在膝上,流着泪却没有声响。

  他最看不得的,就是这样没有攻击力的霍芳。

  当她把尖锐戾气都收起来后,就是个不堪一击的干裂皮囊,一碰就会碎的样子,让雷邢看了难受。

  他轻轻走过去,慢慢蹲下,最后跪在霍芳身边,双臂张开,拥住她。

  起初,面对陌生又熟悉的气息,霍芳还有所挣扎,可听见来人有力的心跳后,就不抗拒了。

  雷邢的怀抱收得越来越紧,他要怀里的女人安心,他要护住她。

  他从公司跑出来时忘记了大衣,只穿着单薄的西装,外面很冷,公寓很热,怀里的霍芳逐渐在回温。

  这种保护别人的角色不是雷邢擅长扮演的,可如果这个“别人”是霍芳的话,他就会拼尽全力去呵护。

  “车在楼下,我是你的司机、保镖、地陪、提款机、拳击教练……你需要的所有,我都可以充当,你,愿意跟我走么?”

  雷邢难得哽咽,难得深情,难得予取予求,都被霍芳赶上了。

  “我,一无所有,你,图什么?”霍芳在男人怀里闷声问道。

  “你不是说过,我福气太多么?我多大方一人,分你一半,就这么说定了。”雷邢像是哄小孩子的语气,让霍芳的心疼了又疼。

  冷了小半生的人,面对温暖突袭,竟然是满心甘甜中,又搅着酸涩的复杂滋味。

  “好,我跟你走。”霍芳无悲无喜地说。

  雷邢等到了这一天,这女人终于愿意接受他的庇护了。

  他的石头,终于开出了小花。

  (未完待续)

  往期好文:

  下作姐姐撬婚事,裴小姐直击她七寸

  她被“活动印钞机”看上了

  一局扳倒兴风作浪的渣前夫

  嗨,我是三花门里的疯子。

  原来被催更是这种感觉啊,会心心念念睡不好觉我这责任感实在爆棚,忍不住又夸自己~

  这集,心疼霍芳……

  好了,喜欢今天这个故事的,

  要帮忙赞、留、戳一条龙哦~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jscg.com  历史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