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又三年 > 正文内容

死亡面具

来源:历史气候网   时间: 2020-10-20

  【谜题篇】秋深了,落叶随着秋风盘旋在马路边。河堤旁的柳树条随风荡漾着,轻拂在穿着白衬衣的少年脸上。少年叼着一根烟,一只手插在牛仔裤袋里,悠闲的在河堤漫步。现在是下午4:32,已经有少数的人们下班回家了,马路上行人来来往往。
  在车辆与行人的喧嚣中,少年的思绪却飘到了别的地方。那是2天前的一个下午,他接到好朋友阿晨的请求,帮助他当警察的父亲调查一桩杀人分尸案。
  尸体是在5天前,也就是2013.3.17号早晨6点左右被起来晨跑的老大爷发现的。
  当阿晨的爸爸高雄警官带着警员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围满了人,随即高雄警官组织警员进行了调查了取证。
  当日警员记录的现场情况如下:一名浑身赤裸的女尸公然暴露在河岸边,尸体上身有多处刀伤,头部被钝器砸伤,看不清容貌。尸体的右手与左脚缺失,没有被侵犯的痕迹,死因是捅进心脏的一处刀伤。尸体周围有许多凌乱的脚印,但大多模糊不清,法医鉴定的死亡时间是前一晚(2013.3.16)晚上6点——晚上10点。
  发现尸体后,警方在各大报社和电视台登出了女尸的情况。
  当晚(2013.3.17)一名自称杨发的中年男子前来认尸,最后认出死者是自己的妻子李梅。
  原因是杨发认得女尸左手手背上被烧伤的伤痕。
  为了慎重起见,警方到杨发的住所收集了证据,从屋子里各处的指纹和掉落的毛发确认了死者的身份。
  经过警方的调查,嫌疑人锁定在了三个人中。
  1.陈平,死者的雇主,也是其地下情人,多家饭店和酒店的老板。
  2.李虎,死者的弟弟,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经常问李梅要钱。
  3.杨风,死者的继子,杨发与前妻魏蓉所生,目前在网吧工作。
  据了解,陈平近日曾因李梅不肯与杨发离婚有过争吵。
  李虎也曾因问李梅要钱未遂扬言要李梅好看。
  至于杨风,则一直跟李梅不和,处心积虑想要将李梅赶出他们家。
  经过审讯,陈平交代事发当日(2013.3.16)下午曾见过李梅,并给了李梅两万元钱。在下午4点左右,与朋友一起前往z市,之后便一直在z市的“四季茶楼”打牌到第二日中午。期间离开过最长的时间也没有超过半小时,然而从z市到李梅死亡的m市之间开车来回至少要两个小时。也就是说,陈平有相当充哈尔滨哪个医院癫痫病治得好足的不在场证明!
  而李虎则一直在m市乡下老家,也是在和一群人打牌。从下午3点钟一直打到了晚上10点,最后输光了钱才回家睡觉,期间也只是上厕所离开过几次,但每次都不超过10分钟,这一点和他打牌的几人都可以证明。而从老家前往m市,最快也要一个小时!
  最后,警方把所有的嫌疑都转移到了杨风的身上!因为只要他跟李梅离的最近,最后可能有作案时间!
  可是问题也随之而来,因为经过一番调查后,杨风竟然也拥有相当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因为据调查,李梅在事发的当晚9点以前,一直在饭店里上班,直到9点钟的时候,才和同事们一起下班回家!而杨风在当晚9点时,已经在网吧里上班了!这一点从网吧的监控可以证明。
  而且李梅的钥匙在前一天丢失了,还没有来得及配,所以她下班后还曾到网吧里找杨风拿钥匙。网吧的监控也清晰的录下了这段情景。
  当时李梅穿着高跟鞋和一件大红色的外衣,手上提着一个鼓鼓的黄色的挎包走进了网吧,在监控里,杨风给李梅倒了一杯水,李梅喝完水后拿着钥匙便离开了,当时监控显示的时间是21:36.
  之后杨风再也没有离开过网吧。
  高雄警官反复的看了这段监控后,终于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当时李梅提着的那个黄色的挎包,里面装的应该就是陈平给她的那两万块钱。
  可是在发现尸体的现场却没有找到那个挎包!
  又经过了几日的调查,高雄警官却再也没有查出新的线索。哦,也不是完全没有。这几日高雄警官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又去杨发的家里勘察了一下,在房间的地板上发现了几滴干了的血液,经过化验证明是死者的。高雄警官隐隐觉得这是个很重大的发现,但是想不出为什么重要,而且也对这些血滴的出现感到很迷惑。另外,高雄警官还观察到,死者李梅的衣物都比较新,应该是刚买不久。而且还了解到,事发当晚,杨发因为工作留宿在工地,没有回家。
  后来高雄警官的儿子高晨知道父亲为了这个案子焦头烂额,便拜托自己的好朋友秦风帮忙调查这个案子,并且偷偷将案件的全部资料给了秦风。
  秦风就是在文中开头提到的那个少年,他是一个超级推理迷,也是一个推理天才,在学校上学的时候便破获过不少的案子,后来还屡次协助警方破案,每一次只要有他出马的案件都得到了完美的解决,因此许多喜欢推理的年轻人都称呼他为“小福尔摩治癫痫那里好斯”,高雄警官当然也听过他的大名,只不过他觉得秦风毕竟不是真正警员,不该参与警方办案,所以才没有亲自请他出马,况且在他的心里,是怎么也不愿承认自己的办案能力不如这个年轻人的。
  秦风一边在河边散着步,一边思考着案情。这一次的事件,很明显有相当大的难度。但是他又隐隐觉得,这个案子有一个关键点,只要把那个关键点想通了,所以的疑问都会迎刃而解。
  他不由得再一次在心里整理了一下这个案子的信息:毁容的尸体、肢体的残缺、可疑的血滴、消失的黄挎包和两万现金、成色很新的衣物、三个拥有完美不在场证明的嫌疑人!
  难道凶手真的不在这三个嫌疑人中吗?
  秦风沉思。
  “卖面具咯,5块钱一个…卖面具咯…”
  不知不觉,秦风走到了河边公园,买东西的小贩的叫卖声惊醒了他。
  “面具?!!”等等!
  秦风似乎想到了什么,喃喃自语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就都可以解释了,可是证据呢?我要怎么才能证明自己的推理正确呢?”
  秦风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秦风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喂,阿晨吗?告诉你爸爸,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
  风轻轻的吹着,柳枝又随着微风飞舞起来……
  【解答篇】“凶手就是你!!!”
  警察局的审讯室,高雄警官和杨发、陈平、李虎、杨风、秦风还有另外几个警官此时都挤在这间不大的房间里面,原因就是秦风说他已经知道了谁是凶手。
  虽然高雄警官不相信秦风能比自己先破案,但鉴于秦风的名气,还是选择相信他,并且依照他的要求,将所有当事人都召集了起来。
  此时,秦风正用手指着他们中的一人,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凶手就是你!杨风!”
  杨发不敢置信的看着儿子。
  “什...什么?”杨风不自然的惊讶道。
  秦风紧紧的盯着他,“不用狡辩了,我已经识破了你的手法了!”
  “你不要乱说,我可是有不在场证明的!你说我杀了李梅,就拿出证明来,不要信口胡说!!”杨风恢复了镇定,厉声道。
  其他人也奇怪的看着秦风,想听听他的解释。
  秦风冷笑,“先别急着否定,听我把话说完。”然后转头问,“高雄警官,你也看过当晚李梅去网吧拿钥匙的那段视频,不知北京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道你有没有发现什么?”
  “那段监控?”高雄警官想了一下,“除了发现当时李梅还提着那个黄色挎包之外,没什么特别的啊。”
  “不,有一点特别。”
  “哪一点?”
  “高雄警官,你没有注意到当时秦风曾给李梅倒了一杯水吗?”
  “什么?”高雄警官大惊,连忙放出拷贝的监控录像,仔细的看了一遍,果然看到杨风曾给李梅倒水,而且李梅还喝了那杯水。
  “该死,我之前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么重要的细节!”高雄警官懊恼道。
  其余几个警员和杨发等人疑惑的看着高雄警官,秦风解释道:“你们有没有想过,既然杨风跟李梅不和,为什么要倒水给她喝?这样不是显得很矛盾么?”
  “噢…”其余人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时杨发开始怀疑的看着儿子。
  “当我第一次看见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你。因为你的这个举动太不合常理了,可是你却不得不这样做,对不对?”秦风步步紧逼,直视着杨风的眼睛说。
  “什...什么,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杨风避开秦风的眼睛,说。
  “还不承认是吗?那么就让我来让你彻底死心吧!你之所以要给李梅倒水,是因为你在水里参了安眠药!”
  “安眠药?”众人不解的看着秦风。
  “安眠药?可是我们在死者的体内没有查出安眠药啊,况且李梅是死于刀伤,怎么可能是安眠药?”高雄警官惊讶的问。
  秦风摇摇头,“因为你们发现的那具尸体,根本就不是李梅!”
  “什么?”!!!这一次众人才是真正的惊讶了!
  秦风冷森森的看着杨风,“我说的没错吧?杨风!你先是杀死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女子,然后再砍下她的一只手和一只脚,用她的一只手在家里制造指纹,用来冒充李梅!因为这样警察推断出死亡时间是晚上6点——10点时,又会发现李梅在9点之前甚至是9点半之前还活着,那么就会很自然的认为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当晚9点36,也就是离开那个网吧之后,到晚上10点之间,但是那时的你,却呆在网吧里,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是这样吧?”
  杨风脸色终于变了,他慌乱的解释道:“胡说,你是胡说!我没有杀她!我没有杀人!!”
  “没有?”秦风摇摇头,“那你可否解释一下你的家里,为什么会有死者的血滴呢?”
  “血...血...也许是她在做小儿癫痫的早期症状家务的时候不小心割伤了手留下的吧,对,一定是这样的!”
  “呵,杨风!难道你忘记我说过的吗?死者并不是李梅,是另外一名无家可归的女子,请问她的血怎么会出现在你的家里呢?”
  “不,不,她就是李梅!她就是李梅!!”
  “不要狡辩了,没用的,之前之所以没有发现死者不是李梅,是因为你家里指纹误导了警方。但是现在既然已经知道那不是真正的李梅,只要我们将尸体的DNA和李虎进行对比,就可以知道死者是不是李梅了!所以,你的诡计已经被揭穿了,认罪吧!”
  “嘭!”杨风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小声哭泣了起来。
  “唉……”秦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他只不过是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少年啊,却因为一时的邪念,犯下了永远无法回头的罪行。
  最后,警察在一间废弃的冷冻库找到了死者的残肢。又从杨风的嘴里知道了李梅被遗尸的地点,并找到李梅的尸体。而装有2万现金的黄挎包,则被杨风扔进了河里。
  案子似乎就这样结束了。
  一个星期后,阿晨找到秦风。
  “你是怎么想到死者不是李梅的?”阿晨好奇的问。
  秦风淡淡一笑,慢悠悠的点了一根烟,思绪又回到了那个下午。
  “你少抽点烟,小心抽死你!”阿晨说。
  “呵呵。”秦风笑,“你还记得案件中的那些可以得血滴和成色很新的衣服吧?”
  “记得啊,怎么了?”阿晨不解。
  “之前我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死者的家里会出现那些血滴,又为什么衣服看起来都很新。直到那天下午我在河边公园听到有人买面具,我才终于想明白,原来那些新衣服是因为杨风害怕在上面找到真正的李梅的皮肤组织,而故意换掉的。我们看到的那些衣服根本就不是李梅的,而是杨风重新买来伪装的。而那些血滴则是杨风拿着死者砍下来的手制造指纹的时候,不小心滴落的。”
  秦风喷出了一口浓烟,沉着嗓子说。
  “噢,原来是这样啊。”阿晨明白了,可是随即又问,“那么他为什么还要砍下死者的左脚呢?还有真正的李梅是怎么死的呢?”
  “这个就更简单了。”秦风吸了口烟,抬起头,悠悠的说:“砍下死者的左脚只是为了掩饰砍下右手的目的,至于李梅,则是因为喝了杨风给她的那杯水,回家就睡着了。然后第二天早上,杨风下班回家再将其杀死的……”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jscg.com  历史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