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东阴宫 > 正文内容

《写给所有爱文字的同学》,桑墨

来源:历史气候网   时间: 2020-10-20

  从《淡墨》组建至此,我很纠结,也很痛快。
  曾为《零距离》做过一段时间的主编,我很荣幸,我看着《零距离》成长到开花,走到现在的确很不容易,能出报刊也不简单。桑墨这两字也因此在复中流传,并逐渐被大家所接受。我很庆幸,也觉得很意外。曾经的一个默默的文字爱好者,到现在大家所看见的桑墨主编,都离不开《零距离》。
  前段时间有同学问我说:“桑墨,我该如何的写好文章?”我答:首先你必须尊重文字与真正的爱上文字。
  说实话,我讨厌那些脑残体类的文字,好好的中国字,却被如此糟蹋,实在可悲。一句原本很通顺和舒服的话,却满是些杂乱和不正常的文字,我想真正爱中国文字的人都不会接受吧!也只会轻蔑的补上一句“脑残”!
  也有很多的人问我为何退出《零距离》而与其他同学组建《淡墨》,我当时没有给他们答案,只是让他们相信《淡墨》会成大脑异常放电能自愈吗功的。我想大家都看过《零距离》的报刊吧!是否也觉得别致和新颖呢?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里面的所有文章都是我从来稿中挑选出来的,如果你觉得某些文章不是很好,那么,对不起,请接受我最真诚的歉意,桑墨学识有限。某些文章只是作为备用,而在编辑与排版的时候,我并没有参与,所以让那些真正好的文章被他们压在文件夹里。
  《零距离》上面有些许的错别字与语意不通的句子,我相信大家也已看到。我不能再代替《零距离》向大家道歉,只能以我个人名义对大家说声对不起。我不能给自己找理由来逃避,这都是我的错,是我校稿时的不严谨,所以,请大家再次接受我的道歉。而在以后的《淡墨》中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类问题。
  退出《零距离》而自己招人组建《淡墨》时,我自责过,反问过,彷徨过,也忧伤过。只是纠结之后,我还是在万般艰难中让《淡墨》开花。
  我疼惜,我懂得。许多《淡患上了羊角风应该要到什么样的医院进行治疗呢?墨》的人员都是因为我在《零距离》中做主编时认识的。可以说没有他们,《淡墨》也只会成为一时的闹剧。我很喜欢他们所写的文字,许多都是我桑墨还未到达的高度。收到《360》那首诗的时候,我很惊讶,没想到这位高一的同学竟能用如此平凡的语句来诠释一个永恒的哲理,很让我觉得自愧不如。
  写《淡墨》的计划书,我用了好几个夜,上面的每一步计划与解决办法,我都设想过多次,也都许多成员探讨过。整体机制的完善与下一步该如何走,都很贴近现实。
  说实话,这段时间也有许多人骂我。我很自然的报之以笑,其实没什么的。自立门户与改组机制本就不太被人接受,不被人理解这也是很正常的。还记得一句诗,就当给自己打气吧,“世界以痛吻我,我报之以歌”
  成立《淡墨》,我们并没有与《零距离》对着干的意思,只想我能领着我们所招集的人才来做一次真正的文学报刊。没有压迫、没河南治疗羊羔疯的正规医院有杂乱、没有距离,更没有那些根本不懂的人来给原本很美的艺术品抹上些不愉快的颜色。班上有些女生说我们要把二班闹垮,我很伤心。《淡墨》的组建,不会让二班垮掉,也不会让二班的名声败坏。相反,我们则认为这能让二班成为别人羡慕和嫉妒的一个大家庭。当我听到“所有加入《淡墨》的人,不再是我的同学,而是我的敌人”这话时,我很郁闷,也觉很搞笑,而我的确也笑了,却是那么的苍白与无力,只是他却那么义正言辞。
  郭德纲前段时间说过一句话,确实有些精辟与讽刺。“太监骂青楼”仅五字,却让郭大师把现实给生生的刻画了下来。我很敬佩他。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这是《淡墨》所坚信。
  我爱墨这字,集淡、诗、雅、意、静、清、稳于一体。或许我还没有做到那些,但我努力的向它靠近。我也相信,我们的《淡墨》也将开出最美的花,结最甜的果。
  写至如此,所羊角癫能治好吗?有的纠结都已变成痛快。
  《淡墨》,是所有爱文字同学的一个温暖的港湾。《淡墨》也将于寒假组建工作室而进行编辑与排版。我们期待,能有会画画或写字较好的你加入,也期待,能看见你的文字,感悟你的心情。加入我们吧!《淡墨》会给你一片更广阔的天空来飞翔。
  不期待,一切曾被期待了的。
  不铭记,一切曾认为该铭记的。
  不后悔,一切别人认为该后悔的。
  我们还很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应该有属于自己的选择与天空,而《淡墨》能让你更快乐的展翅翱翔。
  还记得蒲松龄的一幅对联,就将此来作为收笔吧!尽管这对联我用过多次: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有志者,事竞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桑墨
  2011,12,22夜

上一篇: 祖国颂

下一篇: “爱“在春节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jscg.com  历史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