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又三年 > 正文内容

定格在记忆深处的画面作文4篇

来源:历史气候网   时间: 2020-11-20

定格在记忆深处的画面作文4篇

  在日常学习、工作抑或是生活中,大家都尝试过写吧,作文是人们把记忆中所存储的有关知识、和思想用书面形式表达出来的记叙方式。那要怎么写好作文呢?以下是小编整理的定格在记忆深处的画面作文,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那是我读四年级时的一个夜晚,我补课放学了。我走在街上,昏暗的路灯下,放眼望去,没有一个行人,只有一个看上去七十多岁的老奶奶在扫大街。

  老奶奶把落在地上的树叶扫成一堆。这么冷的天,老奶奶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衣服,冻得脸色发青,苍老的手不停地颤抖,她扫一会儿就双手摩擦,然后又合拢,用嘴往手中吹气,她是想暖和一下自己的手。突然一阵风吹过来,把老奶奶好不容易扫成一堆的树叶吹散了,老奶奶站在那里,看着被吹得四处飘散的落叶,深深地叹了口气:“唉——这鬼天气,又白扫了。”我想,这老奶奶太可怜了,这么晚了还在扫大街。我拿起扫把,开始帮她打扫吹散的落叶,老奶奶说:“小姑娘,天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我自己来扫。”我说:“没事,我家就在前面不远,一会儿就扫完了,您休息一下吧。”

  不一会儿,树叶又被我扫成了一堆,老奶奶笑容可掬地对我说:“孩子,谢谢你!”我说:“不用谢,您赶紧回去吧,天太冷了。”

  看着老奶奶蹒跚的背影,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为什么这么晚了她还在一个人扫大街?为什么这么冷的天她只穿一件单薄的衣服?

  两年过去了,老奶奶深夜扫街的情景时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过往的事情在我记忆中已越来越模糊,但在我记忆深处还有一幅经久不衰的画面,它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一半年没有发作的癫痫病是不是还会发作片虚无,那就像我前进的灯塔,当我处于黑暗环境,处于斗难时期,我会不由得想起,并以这盏明灯照亮我前行的路,当我在夜行船时,是这束光照亮我前进的灯塔。

  当我迈进这所学校,我的心会为她而疯狂,我会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见她,看见她的微笑,看见他凝神的目光。

  我清晰地记得,那是初二下学期,我最梦寐以求的篮球比赛,而就是在那个时期,那份记忆保留。至今,仍然如在目前。我在篮球比赛中的最关键时刻能否进入决赛,与另一个班一争高下。这场比赛中,我因整场都非常投入,几乎没有什么歇的时间,最后下场后,差点晕倒。是我那两个患难见真情的朋友把我扶到教学楼,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拼命地挪着,忽然,听到一声暖语:刘晶,行吗?不行我背你上来?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拼命的挪动着,我正要进教室,他把我领进了办公室,老师们见到我,慌慌的为我让开休息的地方,我躺在了老师们办公的椅子上,环绕四周他们正看着我,脸上布满了关心与担忧,有个老师为我献出了自己的毛巾,但我最想见的人没有看见,心中满是失望,给晶晶买点什么药?藿香正气水?雨萱,我去你家买点药去不用去了,我给我妈妈打个电话,让他送到学校门口就行了。我看了看她,我的班主任,我最敬重的老师。她正焦急的等待着药。那就是我最盼望的人。

  药来了,药来了,晶晶,快吃了吧,吃了就好多了我纵着眉头,把那苦药汤喝了进去。

  那时候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已经打响,我还正犹豫该不该去吃饭,我班主任老师说:别打饭去了,那饭都是凉的,我回去给你熬点粥喝我的两个朋友一个没吃饭,一个把饭带到了办公室,我浑身没劲,想睡觉,很累很累,是我的两个好朋友陪伴我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我就这样感受到了最纯真的爱师爱,友爱。

  我的班主任待我如河北癫痫病那里看比较好子,在进入中学后,即使我们不在同一个班,初一时他不教我,但我还是听到很多她的鼓励。虽然嘴上说出种种讨厌,种种不喜欢,但内心还是很喜欢她的。

  老师把饭拿来了,还是热气腾腾的,那粥是好几种豆熬成的,那是饱含爱的粥!她没有吃饭,却谎称自己吃了饭,为了我,她没有吃饭;为了我,她还要饿着肚子来上课;为了我,她竟然想要退出我们班女生的比赛我喝着粥,心里早已在默默流泪,我的新很痛很痛,心里默默发誓:无论如何,我都会打好最后一场比赛一定要好好学习

  那人,那情,那粥,那关切的脸庞,让我现在仍记忆犹新。

  事情过往,但情却不变!事情过往,但爱却不变!

  那个老人,他从家里拿出一把小椅子放在家门口,缓缓坐下,他凝望着远方。他渴望看见自己的儿子的灰色轿车从远处驶来,可是,这几乎没有可能。

  他住得离我家不远,算半个邻居,他的儿子,是某个大公司的老总,平时要不就去国外谈谈生意,要不就是在公司处理事务,根本没空回家。偶尔一次回家,也只是回来拿文件,拿完后一声不吭就匆忙离去。老人失望落寞的背影时时出现。

  他不会用手机,我爸爸就经常帮他拨他儿子的电话,他打过去,无非也就说些小事:“天气冷了,多穿衣服。”“别老吃盒饭,那不营养。”……他儿子也只淡淡然回他一句“知道了”,通话往往不到一分钟就结束。

  今年中秋,老人又把小椅子搬出来,步履蹒跚,每一个动作都那么吃力,骨瘦如柴的身子不停的在风中晃动,他佝偻着腰,紧咬着嘴唇,两眼饱含泪水,可泪水却倔强地不愿落下。夜晚的灯光,把老人凄凉而孤独的背影,拉得那么长,那么长。

  突然,老人再熟悉不过的汽车声响起——老人的儿子回来了。老人的儿子回来了!他癫痫中药能吃的好吗努力抑制住自己紧张而又激动的心情,挪动缓慢的步伐,像机器人一样挪过去迎接他。“你……怎么来了?”他儿子笑着,一边从后备箱拿出几袋盒装月饼,一边说:“今天中秋,公司放假,我就来看您了。”老人笑得皱纹一道又一道,像朵盛开的花。

  当晚,老人的那把小椅子旁,多了另一把小椅子,那把小椅子上,坐着一个西装笔挺的年轻人。老人依旧佝偻着腰,嘴角微微上扬,可双眼却不再饱含泪水,眼中闪动的是欣喜宽慰的神色。夜晚灯光依旧明亮,不同的是,今夜的圆月,比什么都亮,比什么都暖,映照着老人和他儿子。父子俩,一起守望着月亮,守护着这份得来不易的团圆,讲着那些零零碎碎的生活琐事,这动人画面,倒是有点儿像王建一首诗里的诗句:今夜明月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团圆不易,亲情更难得!直到现在,老人与他儿子的这一幕,像电影回放一样,仍在我脑海中激荡,已经成为我记忆深处中最动人的画面。不要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珍惜与至亲人的相处时光,最是动人。

  夜,很静。

  一轮明月挂在深沉的夜幕中,散着清冷的光。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曾祖父家中。墙上,两位老人的合影映入眼帘。两弯幸福的弧度,勾起了深藏心底的记忆……

  那些天,九十岁的曾祖父也开始糊涂了,他有时会忘记爷爷,忘记我,甚至忘记与他度过了六十年的曾祖母。可谁知那位最和蔼的女士却先走了一步,而曾祖父却已成了一个懵懂的孩子,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谁也不识。

  曾祖母去世的`那天,亦是如此静谧的夜晚。曾祖父坐在房间的角落里,四处张望,茫茫然地看着周围,可眼里分明却是空落落的。大人们忙碌着,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曾祖父。我们掩面哭泣时,他却似一个惊惶的孩子吵着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夜渐儿童怎么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渐恢复了宁静,曾祖父却默默地蹒跚着独自走到后院去了,我见了急忙跑去搀扶他。屋外清冷的月光笼上了他枯皱的脸,他似乎在焦虑地寻找着什么,可终究一无所获。

  找着找着,他忽然倚着墙不动了,嘴里发出了低沉的啜泣声,那条枯枝般的手臂亦挣脱了我的手掌。他背转身,掩着脸,清瘦的脊背微微地颤动起来。我看得出他在抹眼泪,依稀可见头上那仅剩的几缕稀疏的银丝,在轻风的拂动下随着身体的晃动在清冷的月光下一颤一颤。我惊慌地走到他跟前,想要安慰他几句。抬眼,迎上他暗黑脸庞上几滴晶莹反射着的刺目的光,我哽咽了。那曾经背着我过桥穿田的健硕的身影,如今却如蓬草般轻盈无助,摇摇欲折……

  大人们闻声赶来,灯光下曾祖父浑浊的眼神中我分明看见了曾祖母的身影。那莹莹泪光中承载着六十年爱的积累,那颗空乏的心中一定还住着一个他永远不会忘记的老人!

  那一夜,曾祖父迟迟未睡,他痴痴地望着墙上的合照,默默地呆了很久很久……

  我不知道,为什么懵懂如娃的曾祖父还能记得,而且还要记得多久。

  窗外的风打断了我的思绪。曾祖父倚墙而泣的身影在我的脑海中难以抹去。仰望静谧的天,那一轮圆月,不知“人长久”的愿望你是否能听到。

  我只希望别让六十年如此漫长又如此短暂,别再让一个装着六十年爱意的老人再倚墙哭泣!

  夜,很静,很静。唯有月亮洒着她清冷的光。

【定格在记忆深处的画面作文4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jscg.com  历史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