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椰子汁 > 正文内容

天堂的诗歌

来源:历史气候网   时间: 2020-11-20

天堂的诗歌

  相识

  虽然没在同一处上班

  却每天同乘一辆公车

  熟悉彼此的上下班时间

  在同一个空间里

  能闻到彼此的气息

  虽然不曾言语交流

  但心已相识

  交流

  公车上,她手拿一本书

  他必然握着一本杂志

  他西装革履

  她也必然衣装鲜艳

  她的一个眼神

  他心领神会

  他的一声咳嗽

  她倍加关心

  虽然不曾交往

  但心在交流

  交往

  公车上,他买来纸笔

  专为记载那朦胧传情的瞬间

  不再年轻的她

  为他,烫了头发

  戴起了大大的耳环

  这种激情

  撩拨得他欲火中烧

  尽管他也不再年轻

  虽然不曾倾诉爱意

  但心在交往

  天堂

  他憧憬这儿、公车

  就是他们的家

  车上就他们俩个

  雨水和迷雾

  是最好的保护

  他与她

  紧紧相拥

  再也不分开

  任时光流逝

  他们愿沉浸在无语的爱里

  就这样默默相守着

  不知走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

  永不停息的公车

  是他们爱的天堂

  您走了

  狠心得

  只带走一缕泪光

  忘记 我们的根系

  在您身上

  那,几块青石

  一堆黄土

  圈禁了千军万马呵

  成您的城堡

  一只孤鸦在 张望

  身上的味道

  总还是青青涩涩

  因为,您走的那天

  我是跪在草窠里

  弟弟妹妹 排成一队

  那一夜

  我听着平和的经声 无眠

  经声里 您告诉我

  天堂很美

  天堂里会有什么

  诵经的人说

  有仙女和金银财宝

  我握着黄裱纸

  趴在满屋的石灰粉上

  描摹天堂

  记不得了,有多久

  没见到您坟头的蒿草

  一直都在忙呀

  忙孩子忙工作忙生活

  家乡那块土地

  成了一片漂浮的念想

  爱有一座天堂那座天堂,

  有许许多多甜蜜的情侣住在那里

  他们和谐相处

  外世界的情侣也没有他们甜蜜

  我也想成为他们

  我想和你在一起

  和你住进这个天堂

  并且与你相伴永远

  我不想与你分离

  因为我知道

  也许爱是一场梦

  失去了,

  也许就再也得不到你

  无论你怎么打击,

  怎么嘲讽,

  怎么嫌弃我,

  我都依然爱着你,

  因为我知道

  你在心中一定对我心动着,

  所以我才会和你说:我爱你!

  真真正正地爱你

  请你与我结下

  甜蜜的爱恋吧!

  我会永远爱着你

  别,让记忆的闸门

  在此刻关上,

  别,让思念的泪水;

小孩抽风怎么回事  再一次盈满我的眼眶,

  好想,

  那曾经拥有的一段

  长长的岁月,

  那里有我,有母亲

  有喜有泪的时光。

  那是我的哭声嘛!

  一阵一阵,

  一浪一浪;

  饿了吗?

  我看到,

  缺少奶水的母亲,

  除了无奈,

  就是满满的泪光。

  母亲就这样伴我,

  在疲惫中陪我入睡。

  蜡黄的脸上,

  没有表情,

  只有惆怅。

  会走路的我,

  常常被母亲帯在身旁,

  走在田间,

  走在回家的路上

  那是我们最悠闲的散步噢!

  我们一起看漫天的彩霞,

  一起看徐徐初升的朝阳。

  我会扯着母亲的衣襟,

  蹦啊!跳啊!

  追蝴蝶,捉蜻蜓。

  那时母亲的笑,

  最满足,

  她展露在眼里,

  映现在脸上。

  我是父亲,

  抱着儿子的我,

  坐在母亲的身旁,

  母亲的那个笑;

  眼里尽是知足的光。

  瞧!这孩子多胖,

  肉嘟嘟的小脸

  睡觉都是那么香

  妻,常常挑逗般的;看我诡笑

  引母亲去说我

  孩提的窘相。

  母亲便揶揄着笑说,:

  “不能比,不能比,

  如今的孩子,

  哪有那个时光”!

  做了爷爷的我,

  母亲已经去了。

  你在哪里?你在何方?

  夜空里,有一颗星

  闪烁着,那明亮的光。

  似乎在说:

  “在这里!在这里!

  想我你就望一望”

  当我牵着孙女的小手,

  走在公园里。

  调皮的小东西,

  会让我猝不及防。

  她会歪着头,

  很正重的问我:

  “爷爷!我有妈妈”

  “爸爸:也有妈妈”

  “爷爷的妈妈哪!”

  我猛然一愣

  紧紧的将她抱起。

  轻声的自语;

  “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

  她在哪呀!

  在一个星空寥落的晚上,

  我指着天空上最亮的星星,

  说起了我的妈妈的。

  小孙女静静的听着,睡了

  睡梦中甜甜的笑声,

  似乎,从嘴角溢出,

  她終于知道了,

  知道了爷爷的妈妈

  如果,我的母亲,

  能知道这一切,

  那么,美丽的天堂上。

  她又该何等的骄傲。

  走在寒冷下雪的夜空

  卖着火柴温饱我的梦

  一步步冰冻一步步寂寞

  人情寒冷冰冻我的手

  一包火柴燃烧我的心

  寒冷夜里挡不住前行

  风刺我的脸雪割我的口

  拖着脚步还能走多久

  有谁来买我的火柴

  有谁将一根根希望全部点燃

  有谁来买我的孤单

  有谁来实现我想家的呼唤

  每次点燃火柴微微光芒

  看到希望看到梦想

  看见天上的妈妈说话

  她说你要勇敢你要坚强

  不要害怕不要慌张

  让你从此不必再流浪

 北京羊角风医院 每次点燃火柴微微光芒

  看到希望看到梦想

  看见天上的妈妈说话

  她说你要勇敢你要坚强

  不要害怕不要慌张

  让你从此不必再流浪

  妈妈牵着你的手回家

  睡在温暖花开的天堂

  生与死的距离,

  在那一刻变得如此亲密。

  眼看房屋就要塌下,

  您大吼一声:

  孩子们,快跑!

  孩子们重拾了生的希望,

  您的声音却成为了绝响。

  生与死的距离,

  在那一刻变得如此亲密。

  耳边已响起石块碰撞的声音,

  您大吼一声:

  孩子们,趴下!

  您的手臂就像翅膀,

  孩子们得救了,

  您的身体却成了雕像。

  亲爱的老师啊,

  您再也不用担心学生的成绩,

  您已听不见大家的哭泣,

  放下那支握了很久的红笔,

  告别家里那几亩地,

  您飞向了天堂。

  安息吧,老师,

  不要为离去的孩子担心,

  您已经创造了奇迹;

  安息吧,老师,

  不要为离去的孩子可惜,

  在天堂里,

  也有学生和老师的联系。

  再见了,老师,

  您的精神将传遍大地,

  天堂里,

  学生和你依旧在一起。

  ……

  天堂其实并不遥远,虽然人已不在,但爱会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因为天堂就在我们身边

  ------题记

  恍惚中

  我走进一个房间

  坐在您的床角

  从黑夜到黎明

  凝望着您熟悉 衰败的颜容

  哀痛快要越过我所能承受的极限

  甚至我仍然清晰地听见

  您临终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 天堂就在不远的地方

  他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远

  只是 我走后

  你们要真心地为我祈祷

  因为进入天堂

  还需跨越一片多则海

  如果你某天想再看到我

  在你祈求真主的恩赐时

  我就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天堂离我们如此的近

  所以 不需要说再见

  你不用寻找我

  我会在你的身边......”

  您就这样离我而去

  张开翅膀展翅飞走

  飞向那未知的所在

  您已在我身体里

  注入了无可替代

  不可更改的血脉

  我好想让您回来

  我的心已依偎您四十二载

  您早已占据我的灵魂

  甚至当我熟睡时

  我依然听到您的声音

  和您说的那些莫名的话

  我从来没有忘记

  永远也无法忘记......

  原来......

  天堂只是梦中开启的一扇窗

  我知道 这是在梦中

  一个多年后想您的梦中

  市场的门口很脏

  却跪着一家三代

  他们的孩子要去天堂

  买不起天堂的车票

  /

  奶奶要他们挺直腰杆

  这不是件丢人的事

  要记得每一张脸

  要去求妈祖保佑

  跪着的地方有腥臭的血水

  爸爸只穿着短裤

  爷爷在家乡种菜

  维持着六人的生计

  /

  妈妈已不会哭笑

哪家医院治癫痫?

  眼光里只有茫然

  姐姐在闭着眼睛

  在害羞别人看她

  她是弟弟的希望

  没钱抽不了骨髓

  正是爱美的年纪

  她却跪在这血水

  /

  给钱的人们心生敬意

  对他们合起了手掌

  爸爸在用心的记着

  每一张良善的脸庞

  他们点头却不道谢

  奶奶说救命要命来报

  /

  围观的人群很多

  可是没有人说话

  经过了这么多骗子

  人们的心灵依然清澈

  信佛的老人拉起了姐姐

  拥抱着喂去了早餐

  路过的工友陪他们蹲着

  告诉这一切都是真的

  /

  太阳升上了高空

  有人为他们打伞

  没人拉他们起来

  这是对生命的尊重

  /

  奶奶和妈妈站了起来

  她们要赶往医院

  富人开车去送她们

  昂贵的座椅沾满了血泥

  /

  爸爸和女儿依然跪着

  挺直这不屈的腰杆

  女儿抚摸着爸爸的膝盖

  那里已布满青紫

  他们的灵魂很直

  他们把爱跪向大地

  /

  医院的大楼很高

  是城市的美丽风景

  医生的收入很高

  药商在批发着红包

  可是这长明的大楼

  吞没了多少生命

  多少虔诚的灵魂

  飘荡在白色之上

  /

  慈善的组织很多

  他们只关心户口

  媒体也曾经报道

  众筹又寥寥无几

  经历了太多骗子

  他们想明明白白

  这世上有一群人

  他们用智商来嘲弄世人

  /

  他以为天堂可以来去

  他要去天堂旅行

  他学会了咬牙微笑

  不想看他们的眼泪

  /

  他装做什么都不知道

  他说天堂上没有黑夜

  他撒娇要他们陪伴

  不要他们去闹市下跪

  /

  他说白色是天堂的入口

  可看不到白衣的天使

  他说他梦见了神仙

  看到了美丽的草原

  他说要跟仙女离去

  告别这疼痛的年代

  /

  他说天堂的天空很蓝

  那里有美丽的草原

  那里的人们都在笑着

  笑着说要学会笑着

  我站在雪地里写信,

  我的鞋子沾满二月的泥泞,

  我把伸向天空的双手握紧,

  揪住浮云般的运命。

  但有谁能告诉我?

  还有谁能与我以刻骨的同情,

  在这人类产造的村庄,

  秋风早已吹散我的知音。

  我在你诞生的日期,

  划出一万颗祝福的五角星,

  同迈向高山的牧民,

  聆听他怀抱已久的马头琴。

  于是我高举太阳的火把,

  将羁勒我的世俗燃尽,

  再把两千年前生锈的宝剑,

  涂上一层闪闪鎏金。

  隐秘的`雷火正在四下轰鸣,

  我躲在岩石旁倾听,

  英雄归来大梦初醒,

  一万座人间天堂重归平静。

  我为玫瑰洗脱泪水,

  将她插在暴风旋转的地心,<看癫痫贵阳哪家医院好 /p>

  再让高贵的利刃化为无形,

  把权贵的墓穴铲平。

  面对久已死难的亲密兄弟,

  我将为他重建坟茔,

  并把上天坠落的美丽陨石,

  摆上他光辉的墓顶。

  我站在他傲慢的魂魄面前,

  承受着巨大的不幸,

  我把他春天般短暂的一生,

  录入到深刻的墓铭。

  我又梦见雷电缠绕的古庙,

  和目眦尽裂的神灵,

  把先辈凄惨的累累白骨,

  当做日渐消费的祭品。

  视蝼蚁孱弱的血浆为陈酿,

  喝他一个大醉酩酊,

  我便奋勇立志重返高山,

  做名不见经传的平民。

  任它浩气磅礴的历史洪流,

  在凡间流淌个不停,

  秋天还是我的秋天,

  春风也仍旧惠顾我的门庭。

  但愤怒的导师不容我罢手,

  他始终在为我鼓劲,

  于是我又坐在孤独的灯下,

  开动我生锈的脑筋。

  在阳光里向你告别,

  阳光下你我早已心心相印,

  沉思的冤魂在水面安息,

  水面涨过焚香的铜鼎。

  我手握着血红色的铅笔,

  在落叶旁向天堂致信,

  愿天堂有水有火也有冰,

  有蔬菜粮食却无疾病。

  我口念一声:青春万岁,

  我双手推开茫茫森林,

  我又把太阳强烈的光照,

  移向白雪堆积的宫廷。

  黄昏在背地里无声召唤,

  黄昏在玫瑰死后来临,

  我坐在荒草堆积的山坡,

  展望未来、想念曾经。

  细雨绵绵的春

  您悄悄打开笨重的木门

  迎来第一声布谷

  身挎药箱的

  急匆匆

  消失在了田间晨雾

  烈日炎炎的夏

  您总是带一顶发黄的草帽

  穿梭在河叉和老屋

  缝合完满是皱纹的手

  又赶往灭螺现场

  把血吸虫送上绝路

  落叶沙沙的秋

  您总是忙到伸手不见五指

  找不到回家的坦途

  那带病的身躯

  且行且踉跄

  终于在了灯火阑珊处

  白雪皑皑的冬

  已是傍晚十分

  您还赶往十里外的猎户

  为他们送医送药

  传授预防流行病知识

  自己却忍受着饥肠辘辘

  在那个唯成分论的年代

  您默默承受着

  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楚

  毕业后一直扎根在

  扎根在贫穷的乡村医院

  三十年爱无反顾

  生前的您

  和母亲一道撑起这个家

  走过磨难和艰苦

  精心养育我们姊妹四人

  点点滴滴

  仍历历在目

  二十几年来

  您在天堂

  仍然是我们精神上的顶梁柱

  如今我们已是事业有成

  儿孙满堂

  家家幸福和睦

  今天您诞辰八十周年

  我们大声地告慰您

  我们的母亲依然健康如故

  您的血脉二十口

  跪着向天堂的您

  致以最虔诚的祝福

【天堂的诗歌】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jscg.com  历史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