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泛大洋 > 正文内容

生命那么短,爱想爱的人

来源:历史气候网   时间: 2021-10-06

  恋人却没有固定的期限
  
  在深圳工作四年,钱没赚多少,多的是杂物,但这些杂物对于许兰沁来说都是宝贝。要回老家工作扔了可惜,全搬回去又麻烦,为这事许兰沁发愁许久。
  
  孙慎说都处理掉,再买就是。可许兰沁不舍得啊,她向来恋旧,这些都是一点点积攒起来的,不管换到哪个房子住,有这些东西她才觉得踏实。
  
  但是不管是坐火车还是飞机,带走这些东西是痴人说梦,托运肯定会损坏大半的东西,最后她妥协了,在网上进行二手拍卖,等待有心人带走她的这些宝贝。
  
  沮丧地与买家聊着宝贝的详细情况,还要忍受对方一次次砍价,许兰沁真想干脆地说一声老娘不卖了。半小时后,她真的实现了这个愿望。
  
  乔晔发微信来,说是要到深圳出差,要不要顺路带他们回去。
  
  要!要!要!许兰沁赶紧回复,又添了一句,你可别耍我啊。
  
  从初中开始乔晔就是许兰沁的铁哥们,乔晔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大方,谁让他是典型的高富帅,不缺钱花,不缺妹子泡,不缺工作,人生一路顺遂,许兰沁跟着沾了不少的光。只要许兰沁想要做的事,乔晔都会奉陪到底。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乔晔喜欢许兰沁,唯独她本人,永远在打马虎眼。
  
  她和孙慎在一起的时候,一堆人都说她脑子烧坏了,近水楼台居然不得月,放弃乔晔这轮明月太浪费。许兰沁咂咂嘴说,谁要泡自己去,别把妄想放我身上。
  
  就算许兰沁再不承认,但乔晔在她心里肯定是占有很大分量的,因为每次朋友圈刷到他的时候,指尖滑动的速度停滞不前,她总关注他的每一条信息。不是不爱,只是有时候太过耀眼,生怕太过靠近会灼伤自己,宁愿留一个安全距离。
  
  朋友能小儿癫痫是什么症状呀做一辈子,恋人却没有固定的期限。
  
  有时许兰沁觉得自己快精神分裂了,一边期待乔晔对她好,所以在他提出顺路捎带她回老家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一边又觉得这般承蒙好处实在无耻,应该拒绝,再这样下去还不知道要欠乔晔多少感情债。
  
  这般矛盾的情绪,在看到乔晔本人后更加纠结了,就在刚才搬行李的时候,他习惯性地摩挲她的脑袋,用宠溺的语气讽刺:呦,变矮了嘛。
  
  只需略微煽风点火,又将燎原
  
  孙慎接手了父母的生意,许兰沁在剧院找了一份闲职,虽说日子在哪都是过,但没了大城市的喧嚣热闹,她有点不适应,最糟糕的是,缓慢的生活节奏容易让人懈怠,别说梦想了,连做梦都不踏实。
  
  孙慎说她近乡情更怯,过阵子就会好的。也许吧,许兰沁尝试自我安慰,但效果并不好。
  
  周末,乔晔约她和孙慎打羽毛球,为他们介绍了一圈子的朋友,有政府当官的,有做生意的,也有报社、电视台的,大伙儿都是同龄人,没多久就混熟了,孙慎一个劲地与他们交换名片,侃侃而谈,余留许兰沁在一旁无聊发呆。
  
  你们刚回来得多些朋友,在咱这地方人脉很重要,你不会嫌我多事吧?见许兰沁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乔晔坐到她边上。
  
  许兰沁摇摇头说,感谢还来不及。
  
  你精神不好?乔晔伸出手掌想要试探她额头的温度,就在那一刻,许兰沁忽地别过头,他的手掌落了空,他停顿了一会儿,尴尬收回手掌。
  
  没事,就是刚回来还不适应。许兰沁忽地站起身,刚好场上有人打完一场,轮换她上场,她焦急地跑了过去。她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明明男朋友在身边,居然因为别的男人的举动而突突心跳。就在刚才与朋友闲聊癫痫病用什么药时,她才知道乔晔所说的顺便捎带他们回老家是假话,真实情况是他连夜驱车到深圳。
  
  得知真相,她怎么可能不心动。
  
  她以为已经被浇灭的情感火苗,却原来有这么旺盛的生机,只需略微煽风点火,又将燎原。
  
  借酒浇愁也太怂了
  
  乔晔的好,她受不起,躲得起。所以后来乔晔的邀约,她几乎全数推辞掉。她的这般行为,孙慎不高兴,因为回家后的人脉关系都是通过乔晔组建的,许兰沁拒绝意味着断了这条组建人脉网络的捷径。
  
  孙慎抱怨得多了,许兰沁更加烦躁,有一次她直接呛声,我们靠自己的能力也混得好,非得赖着乔晔干嘛?
  
  人情社会有人脉干嘛不用?孙慎更加理直气壮。
  
  我就是不想开口麻烦别人。许兰沁固执己见。
  
  这样的争吵,似乎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她和孙慎的感情如履薄冰,似乎只要多用一点力度,冰层便会崩坏,他们也将坠入水中变成落汤鸡。
  
  那日与孙慎争执过后,她在咖啡店点了鸡尾酒喝,几杯下肚,脑子终于开始浑浊了。小城消息传播速度之快实在令人咂舌,就在她让老板调第四杯鸡尾酒的时候,乔晔坐在了她边上取笑她,借酒浇愁也太怂了吧。
  
  是啊,怂得男朋友什么事情都要找你帮忙,我不怂谁怂。许兰沁说完拿起一杯酒往嘴里灌。
  
  似乎面对乔晔,她才能把所有的怨气都释放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多少醉话,总之事后清醒,她只零星记得几句,再问乔晔,他笑而不语。
  
  贱人就是矫情
  
  贱人就是矫情,许兰沁觉得这话很适合自己。
  
  她明明有男朋友,偏偏要与乔晔保继发性癫痫该怎么治疗好持一定的联系,就像放风筝似的,飞得再高再远,只要她收线,风筝还能乖乖地回到手里。
  
  但是,线总归有断的那一天,许兰沁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当她看见凯迪拉克副驾驶座下来的那个清纯女生时,并没有丝毫讶异,乔晔这么好的高富帅,的确应该有一个光芒万丈的女生来配。
  
  她在咖啡店的一隅,认真看他俩交流的姿态,女孩踮着脚尖仰望,乔晔俯身诉说,如果用快门捕捉下这一刻,肯定非常甜蜜。一个愣神,门外的乔晔已然进入店里,逮到了正在偷看的许兰沁。
  
  姑娘挺漂亮的。她先开口夸。
  
  再漂亮也跟我没关系。乔晔一副惋惜的表情说,她来给我们公司年会做主持,一天就能挣几千,挣钱也是容易。
  
  这么好条件不找个姑娘谈恋爱你也是浪费资源,要不,我给你介绍?许兰沁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乔晔点头如捣蒜,好啊好啊,跟你做朋友的姑娘应该还不错,什么时候介绍下,饭局我组。
  
  许兰沁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大概这条栓风筝的线,要彻底断了。
  
  那天,她在微信晒出一条信息:铁树会开花,铁哥们要恋爱,有报名的同志吗?
  
  乔晔第一个点了赞。
  
  生命那么短,爱想爱的人
  
  日光投过窗户暖暖地晒在许兰沁身上,她伸了个懒腰继续赖在梦里不肯醒来。
  
  节假日,剧院除了值班的人,还有在给剧院修整的工人,总数也才十来个人,许兰沁从梦中惊醒时听见嘈杂的呼喊,是许多人一起发出的声音,再等她清醒点才意识到,剧院着火了!她惊慌地收拾东西逃窜,然而四处都有火势蔓延,她被堵在了三楼无法下去。
  
  而那一刻,她唯一想呼救的人,是后天性癫痫如何治疗才能治好乔晔。
  
  她被消防员救了出去,虽然没有灼伤,但还是被烟味弄得够呛,必须前往医院对身体进行全面检查。
  
  她望着身后还在燃烧的剧院,差点就葬身其中的后怕一直侵扰着她,整个身子都哆嗦着。
  
  很多人说,在面临死亡危机后,脑海会想很多事情,但是真正经历过生死的她发现那些都是假话,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就像傻子一样。
  
  在长长的医院走廊,她静静等待着,模糊听见有人在叫许兰沁的名字,声音越来越清晰,似乎是乔晔,对,就是乔晔。
  
  她起身去寻找,然而那个声音忽远忽近,她这才想到掏出手机给他打电话,屏幕上,将近二十个乔晔的未接来电,两个是孙慎的。她只觉得眼睛变得模糊,紧咬着嘴唇拨通了电话。
  
  在哪啊?剧院那边说人都送医院了,你没事吧?连珠炮似的发问,带着粗重的喘息声。
  
  没事,我在二楼右边最里面。
  
  等着,我就来。
  
  看见完好无缺的许兰沁,乔晔激动上前抱住她,在车上听到广播说你们剧院着火了,吓死我了,没事就好。
  
  许兰沁只觉得两只眼睛彻底模糊,眼泪直往外流,许多话堵在喉咙里一句都说不出。
  
  她是真的明白了,乔晔对她的好,是入了骨子里的,她不想再逃避。就算会被灼伤,也心甘情愿。
  
  孙慎的电话,她是在傍晚接到的,他说之前打了电话没人接,听说剧院并没有人员伤亡,想着情况应该不严重,而且生意有点忙,就想着迟点再找她。
  
  谢谢关心。她在挂断电话前轻声说。
  
  谢谢关心就跟谢谢惠顾一样,是没有后续的。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jscg.com  历史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