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又三年 > 正文内容

媳妇阿靖-百姓故事-

来源:历史气候网   时间: 2021-11-25

  九四年中秋节,我回乡下去看望年近古稀的倔犟公爹。为什么说倔犟呢?是因为我婆婆在十年前就去世了,留下公爹一人孤零零地住在乡下,我好说歹说要公爹和我们住在一起,公爹就是不肯。
       不管严冬酷暑,我每天清晨要坐车去离家四五十里地的单位上班,身边还有个十来岁的女儿。真的是没办法,只恨自己没有孙悟空的分身术。我每天起早贪黑,女儿经常是饥一餐饱一顿。尽管这样,我只要有点空余时间就会回乡下去看看公爹,弄点好吃的,洗洗被子和衣服,帮助料理一下家务。每次都是急急忙忙去,风风火火归。为了有更多的时间照顾老小,我从办公室的工作申请调到了生产班组。生产班组虽然辛苦,但休息日多多了。

       我登上高高的田埂就远远看到公爹坐在门口的躺椅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出现的必经之路——老人是在盼啊!也许他早就想到了,今天这个方向肯定会出现一个他非常熟悉的身影。公爹是个不爱多说话的人,从外表看很威严,实际公爹心地特善良。我入户这个家十几年了,从来把公爹就是当亲生父亲,无拘无束,说话做事不用遮掩。只要看到公爹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我就知道老人家要说什么想做什么。不爱说话的公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家媳妇真刁”。这里得解释一下,“刁”字在当地是“好”和“聪明”的意思。

       我一路“阿伯、阿叔、阿婶、阿哥、阿姐”打着招呼进了村,他们告诉我,阿爸一清早就坐在门口了。村子里的人都知道公爹的这个老习惯:只要他清早起来坐在门口就一定是在盼亲人回,而且是十有八九都能盼到。这不?今天果真把我给盼回来了。公爹缺了牙的嘴笑得更扁了,上下唇欲动无声,双手递上了一杯早早就捧在手上的浓茶,我忙接过还带有公爹体温的茶杯“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个精光。我的目光突然停留在公爹的衣着上,惊奇地问:“阿爸,您怎么就穿上棉衣啦?”公爹笑笑没有回答。我紧跟着追问:“您是哪儿不舒服吧?这么热穿上了棉衣?您得告诉我呀!”公爹看我急成这样,不紧不慢说:“这几天老是感觉特别怕冷,小便也有点不畅通,可能是热感吧?我自己弄了点车前草和鱼腥草煎水喝,也吃了感冒药,感觉好了点”。公爹说得挺轻松的,但我觉得没这么简单,要求公爹必须和我一起到市里医院做个检查。倔老头的倔劲又犯了,说什么也不肯跟我去医院,我急得没办法就拿出了黄牌警告:“阿爸,你要不肯跟我去医院检查那我打电报给阿亮要他赶快回来”。公爹一听慌张了:“别!别!别打电报”。

    癫痫病去武汉哪个医院检查   阿亮是我丈夫,在某国营铁矿工作,企业不景气已宣告破产。为了生活,阿亮应朋友之约,去了终年积雪的云贵高原打工,主管一个金铜矿的开采工作,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家。这里顺便说一句,我公爹有兄弟仨,阿亮的两个叔叔都已近花甲之年但都没结过婚,老兄弟仨就共阿亮这么一个儿子。我平时回乡下不但要照顾公爹,还有两个叔叔也要帮着洗洗晒晒缝缝补补。我总是那么耐心耐烦,从无怨言。这就是阿亮能安心在外面工作的精神支柱。

       公爹看我态度这么坚决有点妥协了,用商量的口气说:“你今天跟我带点小便去化验一下,等结果出来了再说行吗?”我觉得这是个不是法子的法子,只好答应了公爹。找了一个一次性的方便杯,用滚烫的开水洗了几遍晾干。然后用麻利的双手打理好公爹兄弟仨的一切,连饭也没顾上吃,小心翼翼地拿着还带有公爹体温的小便急匆匆回市里去了......

       我挂了急诊,马上把公爹的小便送进了化验室。不大一会儿工夫化验单就出来了,我找了个熟医生看了化验结果,情况很严重,朋友建议要马上住院治疗。这可咋办?我思前想后,决定暂时不告诉远隔千山万水的阿亮,自己想办法解决。

       第二天凌晨四点半,我照旧起床去了四十里开外的单位上班。当天的任务完成后,我跟领导说明了原因,领导很同情,同意我跟同事换一个班,次日休息,为的就是回乡下去把公爹领进市里来看病。乡下离市里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三十来里地。我瞧公爹那虚弱的样子肯定是不能挤公共汽车,叫专车又花不起这个钱,无奈之举,借了一辆三轮车,天还没亮就踩着三轮车回乡下了......

       公爹看见我第三天又赶回来了,想想可能情况不妙,其实他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数的。因为早几天他还拉过一次血尿,只是不愿意往深处想,希望就是普通的发热燥或尿道感染。但他知道,今天在铁的事实面前再也拗不过我。我很明白,公爹住院以后,可能近段时间回不了乡下。于是,把两个叔叔作了短暂安排。其中小叔一年前得了肺结核,也是我风里来雨里去,像驴推磨,不停地穿梭在市里至乡下的这条老路上,问医送药,这才使小叔的病慢慢好起来了...... 我清理好公爹的日常用品和衣物,载着重病的公爹吃力地踩着三轮车,行进在回市里的路上...... 乡亲们感动了,遇到上坡行人帮着推车;树木野草感动了,为我送来阵阵凉爽的风;飞鸟云朵感动了,不断追逐我喊加油;星星月亮感动了颞叶癫痫幻听有自知力吗,它们睁大眼睛为我照亮前进的路...... 由于我腿太短,蹬踏板必须左右摇晃,等到了家才发现大腿两边的皮全部磨破了,血肉模糊......

       到家后,我安顿好公爹上床休息便进了厨房,下了一碗热腾腾的鸡蛋瘦肉面端给公爹。此时的公爹用颤抖的双手接过面条已是泪流满面,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公爹流泪,一下子不知所措:“阿爸,快吃,趁热吃,我也去吃了”。一转身又进了厨房,端了一大碗面出来,边走边笑着说:“阿爸,你看我,小小个子挺能吃的,别人爱苗条,不敢吃,我不怕肥。小时侯娘就告诉我们‘吃得不畏饿,做得不畏强’。至于我个头矮嘛,那是因为长个头的时候太贪玩竟然忘记了自己要长高,这不,就错过了好时机...... ”公爹听了呵呵地笑起来了,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第二天,医院刚上班,我就领着公爹挂了号,遵照医生的建议办了住院手续。好在一点,公爹是煤矿退休工人,工资虽微薄但有公费医疗,且煤矿职工医院离我家很近,这样照顾起来就很方便。我上班的时候,就吩咐女儿中午把准备好的饭菜热一热送给爷爷。

       公爹进医院后作了一系列有关检查。有一天,我下班去看公爹,被医生叫去了办公室,医生告诉我一个不好的消息:公爹可能得的是前列腺癌,只不过还要作最后确诊。我一听好似晴天霹雳,上苍啊!为什么会这样?一直挺坚强的我支撑不住了,疲软地瘫坐在医生办公室的椅子上:“老天太不公平,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本来就很艰辛的家...... ”突然间我不知从哪来的力量,从椅子上站起来抓住医生的白大褂:“医生!医生!您刚才说只是可能对吧?只是可能!也就是说有可能不是对吧?”医生瞧着我快发疯的样子安抚:“你先冷静,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你的沉着,谁也不愿意这是真的,但我们已经组织本院专家汇诊过了,可能性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为了百分之百确诊,明天我们准备送你阿爸去省肿瘤医院确诊,希望你很好地配合我们的工作”。我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我的心一直很沉闷,但在公爹面前还要装得若无其事。这一夜我没合眼,数了一晚上的小羊,一只,两只,三只...... 一百...... 两百...... 一千...... 一万...... 我怕那个时刻,怕那个宣告。可怜的我啊!两只眼睛一夜就熬成了兔子眼。

       按照预定的方案,癫痫病患者一般多久发作一次第二天早晨起来,医院的救护车载着我和公爹还有医务人员一同去了省城。公爹好像感到有点不对劲,他问我:“靖儿,是不是我的病很严重?”我笑笑说:“阿爸,您别多想,只是去检查一下,咱们市里没这种大型医疗设备,只有省城有,检查完了咱就回来”。公爹听我说得在理就信以为真了,脸上表情也坦然多了。此时我的心就像有十五面小鼓在“咚咚咚”地敲、像有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我此时真正体会到了度日如年的滋味。

       公爹检查结果出来了,晚期前列腺癌还有膀胱癌。医生悄悄告诉我,公爹的生命只能用月来计算了...... 我彻底崩溃了,看着眼前慈祥的公爹,想想医生说的几个月以后,我再也忍不住了,迅速离开病房,双手抱头跑出了医院......

       公爹确诊是前列腺癌和膀胱癌以后,医生提出了两套方案:第一,保守治疗,那大概只有半年的时光;第二,做手术,如果手术成功,老人再活三四年没问题。我再无力抵挡这一切,因为这不是一个做媳妇所能决定的事,于是一封加急电报飞向了云贵高原......

       阿亮接到电报火急火了地赶了回来,跟我一商量: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作百分之百的努力。同意医生的第二套方案,马上手术。手术前刚好是老人的生日,我们决定给老人做个七十大寿,按老辈的说法也有“冲喜”的意思,祈盼老人能平安度过手术关。

       手术如期进行,为了确保手术成功,煤矿职工医院经阿亮同意特地从大医院请来了专家把刀,这一部分钱是要自己承担的。阿亮辛辛苦苦在外面做了一年的钱刚好够交这次手术费。九五年的元月八日手术正在紧张地进行,前列腺肿瘤已摘除正准备进行膀胱肿瘤切除时,公爹突然大出血,准备的血浆估计不够用,若再从中心血库调又来不及,阿亮知道自己的血型跟父亲不合,怎么办?怎么办??我二话没说,挽起衣袖:“来吧!抽我的,我的血型跟阿爸的相同”。一米八的丈夫痴痴地望着不足一米五的我,是无奈?是感激?是怜悯?是难过?...... 经过快速匹配,我红红的热血绵绵不断地流进了公爹的血管里。手术经过七个多小时的奋战,两个肿瘤一并摘除。

       术后的公爹很虚弱,肚子上还有下身插着三根导管,二十四小时不能间断陪护的监护开始了......

    &青少年癫痫能不能治好nbsp;  公爹做了手术以后一直卧床不起,吃饭要人喂,洗漱要人帮,大小便要人接,加之公爹本身又有矽肺病,咳嗽厉害,造成伤口老是出血,喉咙经常被痰卡住,阿亮二十四小时不能离开阿爸的床边。开始几天阿亮还挺得住,可天数久了就支撑不住了。我白天还得上班,夜晚想轮流着照顾公爹,阿亮又不肯:其一,心疼我早出晚归;其二,要接大小便又不方便。阿亮有一天突然昏倒在阿爸的床边......

       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真是欲哭无泪啊!一个病房里,两张病床上,一个是心爱的丈夫,一个是慈爱的父亲,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呀??我突然双膝跪在公爹面前:“阿爸,您就把我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吧,让我也来伺候您,阿亮一人没日没夜的守着您已经累趴下了,这个家还得靠阿亮支撑呀!阿爸,您就点点头吧!”同病室的病友被我的壮举感动得流泪了...... 公爹看着还未苏醒的儿子流泪了,同时也点头了......

       我真的把公爹当成了亲生阿爸,帮阿爸接大小便,擦洗身子,细致又耐心,是那么坦然自若。老人家也很自然,这让我感到很欣慰。在乡下,这个世俗观念是很强的,女儿就是女儿,媳妇就是媳妇,女儿照顾父亲吃喝拉撒那是天经地义,媳妇照顾公爹吃喝是理所应当,拉撒嘛?这个面子是很难破的,我深知这一点。除了我,阿亮再没有第二个替手。阿亮终归抵抗不住过度的辛劳而累倒了,我必须担起照顾公爹的这副重担。

       阿亮稍作休息调养很快就恢复了,他知道我替他做了儿子的事感动不已,他佩服我的勇气,敬仰我的孝心。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有人问起公爹:“那个矮个女子是谁呀?”老人家一准回答:“那是我女儿呢!”

       有的事女人比男人做得好,特别是照顾病号这档子事,更适合女人。公爹在我们精心照料下伤口慢慢地好起来了,病情也得到了控制...... 这年,我们和女儿在医院陪老人过了一个特殊的春节——小小餐桌摆在了老人的病床上,几样适合老人吃的菜红绿黄白紫样样都有,虽不豪华,但很温馨,病房里荡漾着女儿的歌声,老人的笑声,还有我和丈夫的鼓掌声......

       我的这点平凡事受到了市妇联的表彰,也就是这年的“三八”妇女节,我捧回了一个《好媳妇》的金匾......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jscg.com  历史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