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气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又三年 > 正文内容

心理测谎-推理故事-

来源:历史气候网   时间: 2021-11-25

心理测试

  “给你们做一个心理测试题吧。”罗菲菲拿着一本书走到徐杰、谷峰面前。

  “没兴趣。”徐杰摊摊手。

  “我这个心理测试不一样,这里面有七个变态问题──答对四个说明你已经变态了。”罗菲菲靠近徐杰,诡异地说道。

  凭心而论,罗菲菲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身材高挑,长相出众,而且家境殷实,只是有一样不好──太过于烦人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特别喜欢粘着徐杰。而暗恋着罗菲菲的谷峰,能做的也只是默默看着而已。

  “好啦,第一个水草的问题……”罗菲菲不顾徐杰的态度,依旧说了下去。

  “这些问题在网上已经流传很久了,接下去是不是还有企鹅肉的问题,半根火柴的问题,满地木屑的问题?”喜爱上网的谷峰问。

  “可是,我想问的只有水草的问题,葬礼的问题,跳火车的问题和半夜敲门的问题。而且这些故事必须按顺序来提问。”罗菲菲盯着徐杰说,“我希望你们能给予不同的答案,而不是网上所谓的‘正确答案’。”

  许是被罗菲菲弄得烦了,徐杰站了起来:“如果我回答出了,你可以一辈子都不来烦我吗?”

  “可以啊。”罗菲菲狡黠地笑笑,“一辈子,都不烦你。”

癫痫郑州哪家医院治疗

  水草下的灵魂

  “第一题,水草的问题:有个男子跟他女友去河边散步,突然他的女友掉进河里了,那个男子就急忙跳到水里去找,可是没找到他的女友,他伤心地离开了这里。过了几年后,他故地重游,这时看到有个老人在钓鱼,可那老人钓上来的鱼身上没有水草,他就问那老人为什么鱼身上没有沾到一点儿水草,那老人家说:‘你不知道啊,这河里从没有长过水草。’说到这里,那男子突然跳到水里,自杀了,为什么?”罗菲菲问道。

  “那个男子明白他当时抓到的是女友的头发,可是抓到女友头发的时候,也同样有东西缠住了他的脚踝。”徐杰回答。

  “缠住他脚踝的是什么?”谷峰着急地问。

  “水鬼的手!”徐杰看着罗菲菲,十分认真地回答,“在男子抓住女友头发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个男子沉闷的声音:如果你想救她的话,就必须当我的替身!当时水鬼是这样说的,而那只手也紧紧地扼住了男子的脚踝。”

  “水鬼只想要一个替身,如果要活命的话,就必须舍弃一条生命,或是男子的,或是他女友的?”谷峰问。

  “所以当时男子做的选择就是,放开了抓住女友头发的手。而一年之后是女友的忌日,男子听到老人家说这河从没有长过水草的时候,勾起了他的伤心往事,所以想要跳河癫痫遗传么殉情。”徐杰停顿了一下,“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仅是想要跳河自杀吗?那男友到底有没有死?”罗菲菲靠近徐杰,问道。

  “你要的只是一个答案,我已经给了你答案,接下来的事情我不需要回答你。”徐杰十分不耐烦地说道。

  姐姐的葬礼

  “似乎这个问题也可以这样解释。”谷峰笑笑,“徐杰你脑子真行。”

  但是徐杰却没露出任何开心的神情,他只是看着罗菲菲,对她说:“再回答剩下的三个问题,你就永远不能来烦我了。”

  罗菲菲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地说:“也得你全部能回答出。”

  “第二个,葬礼的问题:有母女三人,母亲死了,姐妹俩去参加葬礼,妹妹在葬礼上遇见了一个很有型的男子,并对他一见倾心。但是葬礼后那个男子就不见了,妹妹怎么找也找不到他。后来过了一个月,妹妹把姐姐杀了,为什么?”这次是谷峰提的问题,他对徐杰的答案非常感兴趣。

  “姐姐和妹妹同时爱上葬礼上的那个男子,她们都想把男子占为己有,于是她们都设计对方,可是都没有成功。”

  “可是……”谷峰打断他,“如果没有成功的话,那为什么最后姐姐却被妹妹杀死了?”

  “在葬礼上癫痫三年多没发作是不是好了,你会记住死者还是死者旁边的陌生人?”徐杰问谷峰。

  谷峰毫不迟疑地回答:“那自然是死者。”

  “姐姐也是这样想的。姐姐为了让男子能记住她,就谋杀了自己,然后嫁祸给自己的妹妹。这样做有三点好处:第一,她可以再见到那个不知道姓名的男子,第二,她可以让男子更加深刻地记住自己,第三,被她陷害的妹妹会被拘捕起来,再也不可能和她抢男子了。”徐杰解释道。

  “可是,这又出现一个非常大的疑问。”谷峰看着徐杰,疑惑地问道,“如果姐姐都死了,那她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那就不是我该解释的问题了,我只负责给出一个答案。”徐杰不以为意地回答。

  黑暗中的鬼影

  “罗菲菲,这个解释你能接受吗?”谷峰看着罗菲菲问。

  罗菲菲笑笑,苍白的嘴角展现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可以啊,只要他能解释得通,我都能接受。”

  也许是因为嫉妒吧,谷峰的脸上带着不自然的表情。

  “第三个问题,跳火车的问题:一个人坐火车去邻镇看病,看完之后病全好了。回来的路上火车经过一条隧道,这个人就跳车自杀了,为什么?”

  “呵呵……”这是徐杰的轻笑声,“这个答案北京军海颠病医院怎么样实在太简单了。谷峰,网上的答案是什么?”

  “此人原是瞎子,看好病后终于得见光明,经过隧道时一片黑暗,他以为自己又瞎了,绝望之下,自杀而亡。”谷峰回答。

  “如果是你,你会这样做吗?”徐杰反问。

  “绝不!”谷峰嘲讽地说道,“那个瞎子不知道生命的宝贵,如果是我,我绝不会这样做的。”

  “我同意,如果是我,我也不会这样做。所以,这个答案完全否决。想到隧道,就会联想到黑暗,而一想到黑暗,又会联想到什么呢?”徐杰又问。

  “鬼……”这是罗菲菲的回答。

  徐杰的脸色突然有些苍白:“是了,鬼,那个人在黑暗里看到了他不想看到的东西,于是他受不了刺激就自杀了。”

  “但如果是我的话,即使看到了鬼,我也不可能自杀的。”谷峰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因为我知道生命是如此的宝贵。”

  “可是这个题目就是如此出的,除非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罗菲菲微笑着,坐在徐杰面前。

  徐杰微显厌恶地看着她:“好了,把最后一个问题问完,然后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吧。”

  这句话有些刺耳,但是罗菲菲依旧微笑着──她并没有生气。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cjscg.com  历史气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